Home Lotus in the hothouse故事 強迫失眠 第四章 | 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

強迫失眠 第四章 | 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

by Lotus
onceuponatime

《很久以前》

很久很久以前,在一個下著大雪的夜晚,大夥兒沒有被溫度凍住了手腳,他們為了籌備葛西琳公主的成年禮,城堡上上下下忙個不停,前來的貴族賓客也絡繹不絕,一切匆忙,直到燈火被僕人一個個熄滅,侍從們才心有靈犀地結束手中的任務。聲音淡去,寂靜中也沒有一絲光明,這時連接二樓與大廳的樓梯露出了灰白色雪紡連衣裙襬的一角,一旁的女僕把蠟燭點亮,所有人只能盯著那看,先是一頭烏黑的長髮襯著如雲朵般白而柔軟的皮膚,接著勾人的雙眼掃視著群眾,大家被這莫名的氣場給震懾住,賓客們屏息著,直到葛西琳冰冷的表情露出了甜美一笑,全場這時才如大夢初醒,熱烈鼓掌,歡迎公主的出場。

國王走出來,看著身旁的女兒,穿著清純仍散發華麗感衣著的葛西琳,驕傲地說:「今天榮幸各位貴賓前來,參加小女的成年禮,希望這次舞會大家能盡興。」國王殷殷笑著。掌聲如雷。
舞會開始進行,名商貴族們喋喋不休,賓客們也趁機一一前來獻禮,也有不少打著送禮名義實為求婚的他國王子。然而葛西琳從頭到尾一句話也沒說,只是輕輕笑著,全由大臣代為回答。
「噹——噹——噹——」午夜的鐘聲響起,低沉的共鳴聲震盪整座城堡,所有人又安靜了,大家以為是新的活動即將開始,殊不知鐘聲響完,一夕間燈火也熄了,而且沒個動靜,大夥兒一時慌了,僕人忙著點燃火光,卻怎的點不著。忽然大風一吹,窗戶大開,一團黑影隨著暴雪衝了進來,窗又重重關上。
陰冷之氣莫名在所有人的心中蔓延。黑影站直了身,到公主面前,嘴裡唸了幾聲,脫下帽子。
忽然燈火全亮,貴賓大喊著:「是卡珊德菈!」
原來卡珊德菈是城裡最出名的邪惡女巫,長相絕美,但都只是傳說,已有一百年沒人見過。
卡珊德菈在吵鬧聲中,對著葛西琳唸了一串咒語後,就消失不見,徒留一陣奇異的花香味。

舞會提早結束,大家紛紛睡去,除了長年臥病在床的皇子的房門,被悄悄打開,一把鋒利的劍刺入他的心臟,還來不及反應就結束了。
窗外的卡珊德菈摀著嘴,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,恰好那名刺客轉過頭來,是公主葛西琳!
葛西琳看著卡珊德菈只笑了一下就不以為然得走了。
卡珊德菈還愣在原地,本打算執行師父的任務,,殺了皇子,卻有人比她先殺了,她還在思索回去怎麼交代的時候,有人拍了拍她的肩。她嚇得差點叫出聲。
「在這裡做什麼呢?」葛西琳溫柔的嗓音,讓卡珊德菈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這溫柔背後的危險性。
卡珊德菈趕緊轉身,唸了句咒語,變身成白色的小兔子逃跑。但葛西琳快速拿出鞋裡的小刀直直一丟,卡珊德菈被刺中,白色的兔子沾滿了血,也昏了過去。

朦朧中,先是聞到迷迭香的味道,緩緩睜開眼,熱氣在四周盪漾,卡珊德菈看見自己泡在溫暖的水中,還是兔子的模樣,而葛西琳背對著正在攪拌不知為何的東西。小兔子跳了出來,卡珊德菈發現自己不正要被人煮成了湯,差點沒嚇死。
葛西琳回過頭說:「醒啦!你怎麼跑出來了?兔血湯都被你毀了」說完還一臉無辜。
「當然毀了!不然待會就燉兔肉了!」卡珊德菈憤怒地瞪圓了兔眼。
葛西琳笑到不行:「鬧著你呢!你看看你身上不幫你包紮了嗎?…雖然本來真想說給你喝個兔血補一補..」
卡珊德菈看了看身上,真有包紮,一邊咕噥著:「誰會喝自己的血補身體..」
「話說你為什麼還不變回來?」葛西琳邊問邊坐到卡珊德菈旁。
「我…我的法力還沒那麼強…….別告訴別人..」卡珊德菈邊說邊拉著兔耳遮住自己的臉,越說越小聲。
葛西琳又忍不住笑了出來,和成年禮時冰冷的官方微笑完全不同。
「…換我問了吧,你…幹嘛殺了皇子?」卡珊德菈小心奕奕地看向葛西琳,兔耳不由自主豎了起來。
一時葛西琳都沒有說話,過了很久,她才開口。
「我早就決定了,今晚就殺他,就在我成年的那天。」葛西琳站起身走到窗邊。
「哥哥不過是個可憐的棋子,我們都一樣…。既然答應他的事我一定要做到。」
「答應什麼,殺了他?」
「不是,是絕不苟言殘喘得活!」葛西琳皺著眉,盯著窗外不完整的月亮。
「不過恰好,本來還很懊惱殺了哥哥的事該怎麼藏,沒想到你就來了,什麼都怪在你身上就好!」葛西琳轉過身,突然笑得陰冷,但反而令人熟悉,就像成年禮上難以親近的樣子。
「你太瞧不起人了吧!」卡珊德菈生氣地露出大門牙,衝過去咬葛西琳一口。但她只是一把拎住這隻兔子,把她扔到剛才泡的一缸草藥水。誰知這兔子還不會游泳,沉在水裡都沒聲音。
葛西琳有些慌了,趕緊跳進去撈出兔子,甩了甩,正想打醒她,兔子一把咬了她一口,葛西琳嚇了一跳,鬆開手,卡珊德菈又掉到水裡。
「哈哈哈哈!誰叫你想嫁禍我!」兔子游了過來,居然還敢笑她。
「無聊..幼稚至極!」葛西琳甩了甩被咬的手,看著自己全被弄溼的白衣,索性一把全脫了。頓時一人一兔大眼瞪小眼的泡在缸子裡。
「算了…這本來就是泡給你的草藥浴,現在我也受傷了,一起泡吧。」葛西琳無奈地說著,閉目養神,本來白皙的臉頰被怒氣和水蒸得紅通通的。
此時兔子也慢慢恢復了體力,變回了人身,卡珊德菈一頭棕色捲髮和不同於小孩子個性的玲瓏身材,讓葛西琳多看了一眼。

「其實,父皇和母后是善良的….只是被權力蒙蔽了雙眼,才選擇對自己的兒子下手。不然他們在很久以前,還是好的…」葛西琳突然說到。
「錯了,恐懼才是,你的父母只是太怕失去原有的一切。」這讓葛西琳想起父皇在很她很小的時候,說過他爭奪王位的故事,當時他還有五個哥哥,不過他和母親聯手一一靠著智慧擊敗了,小時候還覺得是個英雄的故事,等到最令她崇拜的哥哥打了不少勝仗回來,卻被下毒的時候,才驚覺根本是寓言故事。


隔天一早,大街小巷都傳來皇子死亡的消息,每個人都說一定是女巫卡珊德菈下的詛咒,恰好宮裡也怎麼都查不出殺人兇手究竟是誰,乾脆把罪都丟給女巫。

一天,葛西琳在中庭練劍,一直揮呀揮的。
直到揮累了靠在一旁的大樹下休息,誰料一隻兔子從樹上掉下來,還正好砸在葛西琳頭上。
「哎呦!哪隻死兔子!」
「哎呦!痛死了!」

葛西琳把兔子抓過來,正想把牠煮了,不過聽到這久違一個月的聲音,馬上就想到是誰了。
「卡珊德菈?」
「哎呀…被發現啦?」兔子跳下葛西琳的手,變回人身。
「你在這幹嘛?」
「還不被你害的嗎?現在全鎮都在通緝女巫,甚至有不少人無辜的女孩都被隨便冠上女巫罪名燒死了,我哪敢出去?」卡珊德菈翻個白眼,不過隨著又笑了笑:「我看你一個人在這練劍,也練不出個所以然,不如我陪你吧?」
「你?不是個練巫術的,怎麼跟我練?」葛西琳才說完,卡珊德菈就把一旁的樹枝變成一把劍砍過去,好險葛西琳反應得快,對方的實力確實不容小屈。
「我的法力加在劍上,就算我體力不夠,劍的力量還是足以跟你打的!」卡珊德菈邊說邊順便把頭髮束起來。
兩人一來一往,雖然是在打架,可心裡都笑著。

後來幾次練劍,總是有隻白兔子會突然出現。葛西琳也懶得問她是怎麼找到她的。


某個炎熱的午後,葛西琳怒氣沖沖地騎著馬,到了森林中的湖邊,一下馬就開始一刀一刀地砍身旁的樹幹。
天知道樹上又掉下那隻兔子,差點沒被砍著,不過這次葛西琳完全沒理,只是不斷地砍,發了瘋似地。
「樹都快被你砍斷了。」卡珊德菈已經變回人型,在一旁小心地說。但葛西琳還是不理她。
「…我說,樹很可憐了!」卡珊德菈見葛西琳死不理她,乾脆直接拿出劍跟她打。葛西琳不甘示弱,馬上回擊,還打得比以往都狠,直致把對方逼到角落,一把劍指著卡珊德菈 。
「開玩笑的。」葛西琳收回劍。
「你今天是怎麼搞得?」
「父皇要把我嫁給鄰國的王子。」葛西琳淡淡的說。
「很好啊!我想還沒有咧!怎麼樣,帥不帥?」卡珊德菈望著遠方的湖,還一派輕鬆,但一把劍就直朝她喉嚨指著。
「你什麼都不懂!」葛西琳突然爆怒,用劍劃破卡珊德菈的脖子。
「我看你整天只會在我附近遊蕩、無所事事,練那些邪門的巫術,你根本就不知道這種沒有自由是什麼感受!」
這時葛西琳才注意到卡珊德菈有些發著抖,發現自己過火了,正想放手,卡珊德菈卻抓住那把劍,把劍更割入自己。
「….你才不知道…..你才不知道什麼叫沒有自由,我是看你可憐,看你可憐我才不想說我的來歷,反正你知道了也沒用。我可不是游手好閒才來找你,你難道忘了成年禮那天我就是來找你的嗎?」她氣得發抖,握著的手不斷噴出血來,葛西琳有些嚇了,趕緊把劍甩到一旁。
卡珊德菈又默默把劍撿回來,用力一揮,把葛西琳寬鬆的長褲割破,腿上露出滿滿的傷痕。
「你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?你的父母沒事就拿你出氣,但你就是懦弱,永遠不敢反抗,表面上裝成那副完美的樣子….哼,你哥都被害死了你是在盡什麼孝道?我看你就是活該被嫁出去!」葛西琳聽到一半就氣哭了,這是她的底線,但卡珊德菈還沒說完,她把自己背部的衣服撕開:「給我看清楚了,這裡全是燒傷的痕跡!很噁心吧?多少人想把我燒死,但最後我還是能爬出來…你以為當女巫很幸福是不是,對,我成天在那唸咒語都比你只會活在恐懼裡被吃的死死的幸福多了!」卡珊德菈雖然顫抖著,卻沒掉一滴淚來,她拋下劍就走了。

「我恨你!」葛西琳邊哭著邊大喊:「恨你,恨死了,恨透了!」
「你恨!」已經走一段距離的卡珊德菈不忘回頭大喊。
「給我滾!!」葛西琳嘶吼著哭的不能自己,而卡珊德菈的背影早已遠的看不見了。

葛西琳已經很久沒有這麼脆弱,她走向湖邊,看著悲哀的自己,想起小時候總會逃來這裡。
她全身泡進水裡,感受被水包覆的溫暖,以及快要窒息接近死亡般的嚮往,靜靜地她看見一隻手伸下來要抓住她,她死命地也伸長手要握住,卻什麼也沒碰到。
人將死之際會看到什麼呢?
朦朧地想著,終受不了嗆水的痛苦浮出水面。

殘破的褲子和濕透的衣服被她全脫了在一旁,邊喘著氣邊吐水,卻看見一隻小白兔咬著一件她常穿的白洋裝過來。

「相信我的巫術吧!」小白兔變回人型,沒頭沒腦說了這句話。卡珊德菈臨走前,親了一下葛西琳。葛西琳愣愣地看著,又是那標誌性的棕色捲髮,還正好被太陽曬的亮亮的。
她這才發現,其實卡珊德菈很年輕,就和她差不多年紀的臉,雖然說的話總覺得幼稚,可是一直覺得她已經比自己大好多好多了。


隔天一早,國王死了,被卡珊德菈用燒女巫的方式燒死,但軍隊很快就抓到,又有人告密這人與公主關係甚好。

葛西琳一如往常走到大廳,卻被騎士們架到皇后的一旁,也就是國王的位置。她不知所以,看向母后。
母后冷冷地對著她說:「我知道是你,都知道。」

這時底下來了一個穿著巫師袍的男人站在右側,左側則推來一頭兇猛的獅子在籠子裡,推牠來的人還差點被咬斷手。最後是戴著腳鐐的卡珊德菈被帶向中間,背部衣服的破洞都還在。
「你以為殺了父親就沒事了?」
葛西琳聽了,轉頭盯著卡珊德菈,可是她就是不抬頭看。
「你應該知道,我有多愛你父親,為了他,我可以犧牲全部人。但既然你想坐到他位置上,我就賦予你最高的權力,選擇。」
葛西琳還是死盯著卡珊德菈,不解為何她會這麼做。
「你要這個女巫,判給右邊的這位法力高強的巫師,過著一輩子,像你一樣沒有自由,但或許幸福的生活。還是,判給左邊的獅子,讓她在你面前被吃的一乾二淨,誰也得不到她?」
葛西琳一邊也不想選,起身大叫卡珊德菈的名字,但對方還是死低著頭,她乾脆衝下去。
但皇后一個眼神,巫師便使法力讓公主只得端坐在她的位置上。

葛西琳不懂為什麼所有人都要幫她做決定,而等到真的可以決定的時候,卻是這種爛事。

她看著卡珊德菈,看了很久很久。皇后見公主不說話,便威脅不選的話,就殺了她。這時卡珊德菈才終於抬起頭,看向葛西琳叫她快選。
但葛西琳仍沒有說話,皇后於是叫了侍衛過來說了幾句,侍衛拿著劍往葛西琳的脖子準備下手。
這時卡珊德菈卻哭了,葛西琳第一次看見這個景象,說了:「我選。」
刀收的很快,其實葛西琳早就知道,母后是殺不了自己的,她什麼都沒了,怎麼捨得殺她唯一的女兒,不過是和自己一樣懦弱、恐懼的人罷了。就連自己之所以對哥哥下的了手,也是因為他早就死了,不過是補上一刀,假裝有遵守承諾罷了。

葛西琳突然想起卡珊德菈要自己相信她巫術的話,於是說了:「左邊吧。」
母后震驚地看向葛西琳,相反的,被送上獅子籠的卡珊德菈,反而停止了哭泣,一臉平靜。
葛西琳突然發現,看著堅強的人哭,比看著她死還可怕。

籠子被打開,獅子聞了聞卡珊德菈,一口就把她咬碎了。

一切來的太快,葛西琳起初還以為這是卡珊德菈的玩笑,可獅子仍毫不留情地四分五裂,她突然瘋狂的大叫。一旁的侍衛,甚至巫師,一時也都手足無措了起來,明明心都夠狠,可以看女巫被慢慢燒死,此時卻不忍看獅子吃人。

princess-blood
poem



十年後,皇后早被公主殺死,葛西琳成了最冷酷的女王,一個人帶領國家擴展了不少疆土。
在月特別圓的一天,葛西琳又打了勝仗,但卻喝得爛醉回房,看了一眼靠近衣櫥的角落,這十年來這奇怪的裂縫越來越大,她揉著眼睛不予理會,搖搖晃晃地往一旁的陽台走去。
抬頭,便見漫天星星,無數白色的點綻放在無限的黑色天幕,那些光似乎太重了,重得滴出來砸在葛西琳的臉上,化成一股奇異的花香味。

「噹——噹——噹——」午夜的鐘聲突如命運般響起,忽來一陣大風吸進來把窗重重關上,仔細一看風去的方向,都進了黑暗中的那條裂縫。接著一團白色毛茸茸的東西鑽了出來,還全身髒兮兮的。

「抱歉…來晚了…」好像有動物說著。
我才抱歉,我才抱歉。


內心深處
才得以擁抱彼此的難堪
宛如火一般閃爍、傳承
最後成為彼此的的顏色,像煙花殆盡後凝固在了一起


上一章:第三章 | 躺在窗邊的浪人 LIFELESS BREAKFAST

You may also like